北京同志|北京同志会所|北京男子会所/北京军人同志会所/
↑北京同志会所 系北京男子会所北京军中男模 G亲点击链告诉你我家怎么走 亲们为了避免你们的群而攻之同志行为此声明特在此通知 北京同志军中男模SPA 正式退出详情请致电以诚信为标准,以价格合理客户利益至上,特此声明:广大同志好友放心 选择本会所 会所客服;15311919361 QQ;2502383123。网址:www.junzhongnanmo.com 2011年2月27日成立至今 五年来一 直以讲诚信无假照为经营 标准, 打造北京最大 同志会所  junzhongnanmo.com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
 

  在杭州时隔壁房子里的两个男人的爱情故事  
  2014-6-17  点击:6972次  
 


www.junzhongnanmo.com北京同志会所.军中男模整理
  这年夏天,我被公司调到了杭州分部。对于杭州,我这个北方人有的印象可能真的只有那句”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的抽象画了。但当我坐了近一天的长途汽车下车,迎面而来的闷热的空气让我意识到,南方的夏天不比北方,最炎热时可以四十多度,而对于我这地地道道的北方人还真是有点吃不消。



  住处公司里的伙伴早已为我打点好了,一同事在杭州有套房子,他偶尔出差才来住下,平时都是空着落灰尘的,听我要来这,估计要呆的时间不短,大方的把这房子贡献出来了,我也乐得轻松。



  “花更少的钱住进一高级套房啊!”我打趣道。



  “嗨!什么啊!这房子就一点不好,我当初图清静,选了套离市区远的,估计省了你的房钱,这车钱也少不了!”



  听他这么说,我自然就想到了郊区,想远就远呗……总比没的好,去了才知道这哪是郊区啊?黄金地段啊!离市区是有点远,但交通是很方便的,而市区的吵闹又正好传不到这来。还真有点避世又避的不太彻底的感觉。



  同事的房子在一小区里,是套两层楼的小别墅,小区不是太引人注意,绿化却是很好。听同事说过这小区的房主基本不是和他差不多的出差族,就是炒房专业户,总之就是不大住人的,所以平日并不会有太多人。



  我落脚后,草草把这个我接下来的”家”打扫了遍。当时来时除了衣服和钱,什么也没带,估计要去超市大采购了。



  问了小区保安超市的位置,我边摸索边熟悉这里的环境,走出小区,路上稀稀拉拉的几个人,略觉得冷清。



  超市也不大,转个两圈就把要买的东西搜齐了,也许是来采购的人真的不多,所以那个打电话的男人这么容易的便引起了我的注意,当然,他的外貌也有很大原因。



  二十六岁左右的样子,应该小有事业,还是穿西装打领带,估计刚下班回来。有一张让人觉得很惹桃花债的脸,我不得不承认是张很漂亮的脸,如果不是这身正装,估计会让人认为是个搞艺术的。



  “吃什么?我在超市呢……哈,当然是我买你做啊!嗯……好,我就回来。”他轻笑着挂了电话,在蔬菜专区挑挑拣拣了一蓝子,往收银台走去。



  我自然而然便想到”家有娇妻”四个字,不觉有些自嘲自己快三十的人还没成家。



  我回过神,静静跟着站到他后头,排队付款。



  让我吃惊的是走出超市后,一路上我都不得不跟在这男人的后头,直到家门口。不是我跟踪人家,实在是……同路。



  “喂!你住着?”一直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回过头,指着我住的地方问道。



  “唉?嗯……我新搬来的。”我友善的对他微笑了下。



  “哦”,他指指对面的门,”我住那。”



  “那多关照啊!”



  “嗯……”他低低的应了声,似有心事般微低着头, “那我先进去了。”



  “好,再见。”



  在我转身进门时,隐约看到对门有人迎出来,接过小A(因为当时还不知道对方名字,就先来个代称吧)手里的袋子,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亲,还有那声充满笑意的



  “回来了?”



  那是一个低沉的……男人的声音……



第二章 二零零九年 九月 (下)



  那便是我与这隔壁邻居的初次会面,说不惊讶那是假的,却也并不太关心。



  隔天起来,因为要赶去市区的公交,我很是匆忙的打理好自己,出门时看到对门的他们。



  昨晚那隐约见到的男子此刻正站在门外,背对着我,低头对他面前的人说着话,六点的早晨,小区是那么安静,安静的让我听的到他们的对话。



  容许我先称呼那未现面的男士M。



  “领带还歪着呢,叫你早点起来了,这下赶死你!”



  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小A认真的表情,他整理这对面M的衣领,却在最后把M颈上的领带狠狠一系。



  “啊!你谋杀亲夫啊。”惨叫是真的,话却依旧带着笑意,连背后的我都能想像到此刻M脸上那洋溢着快乐的表情。



  “夫你个头!你还不快滚……迟到了可不要赖我。”



  “知道了。”



  这次我清楚的看到M亲吻了小A,然后钻进车里离开了,小A站在门口有点失神地望着,直到那车消失他才回过神,看到同样站在门口正望着他的我,他怔了下,但马上反应过来对我笑了笑。



  “上班啊。”



  “嗯。”

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



  “谢谢。”



  这是我们的第二次会面,场景总那么诡异,却又让我觉得是那么自然。我看的出小A知道我看到了什么,却似有意回避,和我这个陌生人也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,和气又疏远。



  好不容易等到一周的周六,却被通知加班,不情愿,只好奋力工作,提早下班。赶回到家时,虽然已经七点了,却还是亮的让人无法相信已经是夜晚了。果然是夏天。



  对门的邻居蹲在院子里倒腾着什么,围着个塑料围兜,头上还带着个帽子,手拿铲子这挖挖,那填填,他身边摆满了小盆的花。



  “你好!在种花?”我礼貌的打声招呼。



  小A抬起头,望见是我,笑了笑:”是啊。”



  看着他这农村打扮加上脸上的泥土,我忍不住笑了下。



  “我的样子很狼狈吧?”他抹了把汗,瞄了瞄自己的样子。



  “呵……干这活谁不这样啊,要我帮忙吗?”



  “唉?算了,帮我的话你这身上班服就不保了。”他指了指我的西装。



  “我去换件就好了,等我啊。”不等他拒绝我就跑回屋换了身衣服出来。



  我帮着他把花摆进盆里,帮他在院子里挖好坑。



  “这么多花你买的?”我好奇的问。



  “啊?哦……那个……他买的。”他回答的有些犹豫。



  “哦,那个和你合住的人?”我尽量表现的坦然。



  “嗯”



  “他喜欢花?买这么多?”



  “呵……是有点多……喜欢花的不是他……是我。”不知为何,一提到那个人,我就感觉到小A似乎有重重的心事。



  我是个外人,我也不认为他会与我分享什么心情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。



  “花挺漂亮,要是太多就送我点吧?我也种种去。”



  “可以啊,你多拿点去好了,我正愁没地方了。”听我这么说,他似乎很是开心,还热心的帮我把花装进袋子里好带回去。



  “呵……谢谢了。”



  等我们把所有能种的地方都种上了,天也终于黑透了,随着引擎的声音越来越近,我知道,M回来了。



  不会儿,车便停在了我们面前,这次我终于看清从车里走出的男子,他有着混血儿般立体的五官,英挺的样子似乎在我看到他的背时就感觉到了,很奇怪不是吗?身材也是南方人少有的高大,相比而言小A似乎更像地地道道的南方人。



  “这位是?”M看到我这个陌生人在他家院子,还是比较疑惑的。



  “几天前新搬来的,邻居。”小A介绍道。



  “哦,陈先生是吧?你好。”M很是友好,可他知道我的姓氏还是把我吓了一跳。



  “你好!嗯,我是姓陈,叫我小陈就好了。”



  “陈先生留下来吃饭好了。”M真的很友好!



  “不了,我还有事,还是谢谢了。那我先走了。”我也知道人家这是客套话,要真答应下来估计才尴尬。



  “嗯,有空来串门啊!”M没做过多挽留,又和我客套了声。



  “好。”



  回到家中的我依旧能听到院中那两人的话语。



  小A:你怎么知道人家名字?这么八卦了?



  M:你忘啦?几天前你自己和我说有人搬来了,我就去物业那去问了下。



  小A:啊?



  M:你说还以为被跟踪吓了一跳的那次,记起没?笨!



  小A:哎呦!你干嘛打我!看我踹死你!



  M:哎,我错了,我错了,我不是想把你打的更傻点好养你吗……



  小A:我叫你油嘴滑舌!说!都勾什么人去了?嗯?看我不家规处置!



  M:哈哈……家规就家规吧……对了,这花你都种了?瞧这院子跟只花母鸡似的!



  小A:靠!你有胆给老子再说一遍?小心我打的你断子绝孙!



  M:……



  小A:那个……



  他们似突然触到什么不能碰的隐讳,一下子沉默了下来。过了很久……



  M:我给你买了爱吃的菜,进去吧!



  小A:都九点了,傻子才现在煮饭!



  M:你就当我傻子好了,傻子也要煮给你吃,我知道你一定又没吃饭是吧?



  小A:你抱抱我吧。



  小A:哎呀!放开!快放开!你要勒死我啊!



  M:现在好点没?



  小A:……



  M:我亲你了。



  小A:……



  小A:干什么!嗯……唔……你这流氓!



  M:都说亲你了,谁叫你不说话。好了,我们进去吧……



  小A:我要吃满汉全席!



  M:好好好!把为夫宰了给你吃吧。



  小A:你还没猪肉贵呢,谁稀罕!



我叫什么,也许并不太重要,在这个故事里我充当的只是个叙事者,一个讲述着别人故事的路人甲,我姓陈,就代称我小陈吧。



  这年夏天,我被公司调到了杭州分部。对于杭州,我这个北方人有的印象可能真的只有那句”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的抽象画了。但当我坐了近一天的长途汽车下车,迎面而来的闷热的空气让我意识到,南方的夏天不比北方,最炎热时可以四十多度,而对于我这地地道道的北方人还真是有点吃不消。



  住处公司里的伙伴早已为我打点好了,一同事在杭州有套房子,他偶尔出差才来住下,平时都是空着落灰尘的,听我要来这,估计要呆的时间不短,大方的把这房子贡献出来了,我也乐得轻松。



  “花更少的钱住进一高级套房啊!”我打趣道。



  “嗨!什么啊!这房子就一点不好,我当初图清静,选了套离市区远的,估计省了你的房钱,这车钱也少不了!”



  听他这么说,我自然就想到了郊区,想远就远呗……总比没的好,去了才知道这哪是郊区啊?黄金地段啊!离市区是有点远,但交通是很方便的,而市区的吵闹又正好传不到这来。还真有点避世又避的不太彻底的感觉。



  同事的房子在一小区里,是套两层楼的小别墅,小区不是太引人注意,绿化却是很好。听同事说过这小区的房主基本不是和他差不多的出差族,就是炒房专业户,总之就是不大住人的,所以平日并不会有太多人。



  我落脚后,草草把这个我接下来的”家”打扫了遍。当时来时除了衣服和钱,什么也没带,估计要去超市大采购了。



  问了小区保安超市的位置,我边摸索边熟悉这里的环境,走出小区,路上稀稀拉拉的几个人,略觉得冷清。



  超市也不大,转个两圈就把要买的东西搜齐了,也许是来采购的人真的不多,所以那个打电话的男人这么容易的便引起了我的注意,当然,他的外貌也有很大原因。



  二十六岁左右的样子,应该小有事业,还是穿西装打领带,估计刚下班回来。有一张让人觉得很惹桃花债的脸,我不得不承认是张很漂亮的脸,如果不是这身正装,估计会让人认为是个搞艺术的。



  “吃什么?我在超市呢……哈,当然是我买你做啊!嗯……好,我就回来。”他轻笑着挂了电话,在蔬菜专区挑挑拣拣了一蓝子,往收银台走去。



  我自然而然便想到”家有娇妻”四个字,不觉有些自嘲自己快三十的人还没成家。



  我回过神,静静跟着站到他后头,排队付款。



  让我吃惊的是走出超市后,一路上我都不得不跟在这男人的后头,直到家门口。不是我跟踪人家,实在是……同路。



  “喂!你住着?”一直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回过头,指着我住的地方问道。



  “唉?嗯……我新搬来的。”我友善的对他微笑了下。



  “哦”,他指指对面的门,”我住那。”



  “那多关照啊!”



  “嗯……”他低低的应了声,似有心事般微低着头, “那我先进去了。”



  “好,再见。”



  在我转身进门时,隐约看到对门有人迎出来,接过小A(因为当时还不知道对方名字,就先来个代称吧)手里的袋子,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亲,还有那声充满笑意的



  “回来了?”



  那是一个低沉的……男人的声音……



第二章 二零零九年 九月 (下)



  那便是我与这隔壁邻居的初次会面,说不惊讶那是假的,却也并不太关心。



  隔天起来,因为要赶去市区的公交,我很是匆忙的打理好自己,出门时看到对门的他们。



  昨晚那隐约见到的男子此刻正站在门外,背对着我,低头对他面前的人说着话,六点的早晨,小区是那么安静,安静的让我听的到他们的对话。



  容许我先称呼那未现面的男士M。



  “领带还歪着呢,叫你早点起来了,这下赶死你!”



  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小A认真的表情,他整理这对面M的衣领,却在最后把M颈上的领带狠狠一系。



  “啊!你谋杀亲夫啊。”惨叫是真的,话却依旧带着笑意,连背后的我都能想像到此刻M脸上那洋溢着快乐的表情。



  “夫你个头!你还不快滚……迟到了可不要赖我。”



  “知道了。”



  这次我清楚的看到M亲吻了小A,然后钻进车里离开了,小A站在门口有点失神地望着,直到那车消失他才回过神,看到同样站在门口正望着他的我,他怔了下,但马上反应过来对我笑了笑。



  “上班啊。”



  “嗯。”

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



  “谢谢。”



  这是我们的第二次会面,场景总那么诡异,却又让我觉得是那么自然。我看的出小A知道我看到了什么,却似有意回避,和我这个陌生人也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,和气又疏远。



  好不容易等到一周的周六,却被通知加班,不情愿,只好奋力工作,提早下班。赶回到家时,虽然已经七点了,却还是亮的让人无法相信已经是夜晚了。果然是夏天。



  对门的邻居蹲在院子里倒腾着什么,围着个塑料围兜,头上还带着个帽子,手拿铲子这挖挖,那填填,他身边摆满了小盆的花。



  “你好!在种花?”我礼貌的打声招呼。



  小A抬起头,望见是我,笑了笑:”是啊。”



  看着他这农村打扮加上脸上的泥土,我忍不住笑了下。



  “我的样子很狼狈吧?”他抹了把汗,瞄了瞄自己的样子。



  “呵……干这活谁不这样啊,要我帮忙吗?”



  “唉?算了,帮我的话你这身上班服就不保了。”他指了指我的西装。



  “我去换件就好了,等我啊。”不等他拒绝我就跑回屋换了身衣服出来。



  我帮着他把花摆进盆里,帮他在院子里挖好坑。



  “这么多花你买的?”我好奇的问。



  “啊?哦……那个……他买的。”他回答的有些犹豫。



  “哦,那个和你合住的人?”我尽量表现的坦然。



  “嗯”



  “他喜欢花?买这么多?”



  “呵……是有点多……喜欢花的不是他……是我。”不知为何,一提到那个人,我就感觉到小A似乎有重重的心事。



  我是个外人,我也不认为他会与我分享什么心情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。



  “花挺漂亮,要是太多就送我点吧?我也种种去。”



  “可以啊,你多拿点去好了,我正愁没地方了。”听我这么说,他似乎很是开心,还热心的帮我把花装进袋子里好带回去。



  “呵……谢谢了。”



  等我们把所有能种的地方都种上了,天也终于黑透了,随着引擎的声音越来越近,我知道,M回来了。



  不会儿,车便停在了我们面前,这次我终于看清从车里走出的男子,他有着混血儿般立体的五官,英挺的样子似乎在我看到他的背时就感觉到了,很奇怪不是吗?身材也是南方人少有的高大,相比而言小A似乎更像地地道道的南方人。



  “这位是?”M看到我这个陌生人在他家院子,还是比较疑惑的。



  “几天前新搬来的,邻居。”小A介绍道。



  “哦,陈先生是吧?你好。”M很是友好,可他知道我的姓氏还是把我吓了一跳。



  “你好!嗯,我是姓陈,叫我小陈就好了。”



  “陈先生留下来吃饭好了。”M真的很友好!



  “不了,我还有事,还是谢谢了。那我先走了。”我也知道人家这是客套话,要真答应下来估计才尴尬。



  “嗯,有空来串门啊!”M没做过多挽留,又和我客套了声。



  “好。”



  回到家中的我依旧能听到院中那两人的话语。



  小A:你怎么知道人家名字?这么八卦了?



  M:你忘啦?几天前你自己和我说有人搬来了,我就去物业那去问了下。



  小A:啊?



  M:你说还以为被跟踪吓了一跳的那次,记起没?笨!



  小A:哎呦!你干嘛打我!看我踹死你!



  M:哎,我错了,我错了,我不是想把你打的更傻点好养你吗……



  小A:我叫你油嘴滑舌!说!都勾什么人去了?嗯?看我不家规处置!



  M:哈哈……家规就家规吧……对了,这花你都种了?瞧这院子跟只花母鸡似的!



  小A:靠!你有胆给老子再说一遍?小心我打的你断子绝孙!



  M:……



  小A:那个……



  他们似突然触到什么不能碰的隐讳,一下子沉默了下来。过了很久……



  M:我给你买了爱吃的菜,进去吧!



  小A:都九点了,傻子才现在煮饭!



  M:你就当我傻子好了,傻子也要煮给你吃,我知道你一定又没吃饭是吧?



  小A:你抱抱我吧。



  小A:哎呀!放开!快放开!你要勒死我啊!



  M:现在好点没?



  小A:……



  M:我亲你了。



  小A:……



  小A:干什么!嗯……唔……你这流氓!



  M:都说亲你了,谁叫你不说话。好了,我们进去吧……



  小A:我要吃满汉全席!



  M:好好好!把为夫宰了给你吃吧。



  小A:你还没猪肉贵呢,谁稀罕!



我叫什么,也许并不太重要,在这个故事里我充当的只是个叙事者,一个讲述着别人故事的路人甲,我姓陈,就代称我小陈吧。



  这年夏天,我被公司调到了杭州分部。对于杭州,我这个北方人有的印象可能真的只有那句”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的抽象画了。但当我坐了近一天的长途汽车下车,迎面而来的闷热的空气让我意识到,南方的夏天不比北方,最炎热时可以四十多度,而对于我这地地道道的北方人还真是有点吃不消。



  住处公司里的伙伴早已为我打点好了,一同事在杭州有套房子,他偶尔出差才来住下,平时都是空着落灰尘的,听我要来这,估计要呆的时间不短,大方的把这房子贡献出来了,我也乐得轻松。



  “花更少的钱住进一高级套房啊!”我打趣道。



  “嗨!什么啊!这房子就一点不好,我当初图清静,选了套离市区远的,估计省了你的房钱,这车钱也少不了!”



  听他这么说,我自然就想到了郊区,想远就远呗……总比没的好,去了才知道这哪是郊区啊?黄金地段啊!离市区是有点远,但交通是很方便的,而市区的吵闹又正好传不到这来。还真有点避世又避的不太彻底的感觉。



  同事的房子在一小区里,是套两层楼的小别墅,小区不是太引人注意,绿化却是很好。听同事说过这小区的房主基本不是和他差不多的出差族,就是炒房专业户,总之就是不大住人的,所以平日并不会有太多人。



  我落脚后,草草把这个我接下来的”家”打扫了遍。当时来时除了衣服和钱,什么也没带,估计要去超市大采购了。



  问了小区保安超市的位置,我边摸索边熟悉这里的环境,走出小区,路上稀稀拉拉的几个人,略觉得冷清。



  超市也不大,转个两圈就把要买的东西搜齐了,也许是来采购的人真的不多,所以那个打电话的男人这么容易的便引起了我的注意,当然,他的外貌也有很大原因。



  二十六岁左右的样子,应该小有事业,还是穿西装打领带,估计刚下班回来。有一张让人觉得很惹桃花债的脸,我不得不承认是张很漂亮的脸,如果不是这身正装,估计会让人认为是个搞艺术的。



  “吃什么?我在超市呢……哈,当然是我买你做啊!嗯……好,我就回来。”他轻笑着挂了电话,在蔬菜专区挑挑拣拣了一蓝子,往收银台走去。



  我自然而然便想到”家有娇妻”四个字,不觉有些自嘲自己快三十的人还没成家。



  我回过神,静静跟着站到他后头,排队付款。



  让我吃惊的是走出超市后,一路上我都不得不跟在这男人的后头,直到家门口。不是我跟踪人家,实在是……同路。



  “喂!你住着?”一直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回过头,指着我住的地方问道。



  “唉?嗯……我新搬来的。”我友善的对他微笑了下。



  “哦”,他指指对面的门,”我住那。”



  “那多关照啊!”



  “嗯……”他低低的应了声,似有心事般微低着头, “那我先进去了。”



  “好,再见。”



  在我转身进门时,隐约看到对门有人迎出来,接过小A(因为当时还不知道对方名字,就先来个代称吧)手里的袋子,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亲,还有那声充满笑意的



  “回来了?”



  那是一个低沉的……男人的声音……



第二章 二零零九年 九月 (下)



  那便是我与这隔壁邻居的初次会面,说不惊讶那是假的,却也并不太关心。



  隔天起来,因为要赶去市区的公交,我很是匆忙的打理好自己,出门时看到对门的他们。



  昨晚那隐约见到的男子此刻正站在门外,背对着我,低头对他面前的人说着话,六点的早晨,小区是那么安静,安静的让我听的到他们的对话。



  容许我先称呼那未现面的男士M。



  “领带还歪着呢,叫你早点起来了,这下赶死你!”



  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小A认真的表情,他整理这对面M的衣领,却在最后把M颈上的领带狠狠一系。



  “啊!你谋杀亲夫啊。”惨叫是真的,话却依旧带着笑意,连背后的我都能想像到此刻M脸上那洋溢着快乐的表情。



  “夫你个头!你还不快滚……迟到了可不要赖我。”



  “知道了。”



  这次我清楚的看到M亲吻了小A,然后钻进车里离开了,小A站在门口有点失神地望着,直到那车消失他才回过神,看到同样站在门口正望着他的我,他怔了下,但马上反应过来对我笑了笑。



  “上班啊。”



  “嗯。”

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



  “谢谢。”



  这是我们的第二次会面,场景总那么诡异,却又让我觉得是那么自然。我看的出小A知道我看到了什么,却似有意回避,和我这个陌生人也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,和气又疏远。



  好不容易等到一周的周六,却被通知加班,不情愿,只好奋力工作,提早下班。赶回到家时,虽然已经七点了,却还是亮的让人无法相信已经是夜晚了。果然是夏天。



  对门的邻居蹲在院子里倒腾着什么,围着个塑料围兜,头上还带着个帽子,手拿铲子这挖挖,那填填,他身边摆满了小盆的花。



  “你好!在种花?”我礼貌的打声招呼。



  小A抬起头,望见是我,笑了笑:”是啊。”



  看着他这农村打扮加上脸上的泥土,我忍不住笑了下。



  “我的样子很狼狈吧?”他抹了把汗,瞄了瞄自己的样子。



  “呵……干这活谁不这样啊,要我帮忙吗?”



  “唉?算了,帮我的话你这身上班服就不保了。”他指了指我的西装。



  “我去换件就好了,等我啊。”不等他拒绝我就跑回屋换了身衣服出来。



  我帮着他把花摆进盆里,帮他在院子里挖好坑。



  “这么多花你买的?”我好奇的问。



  “啊?哦……那个……他买的。”他回答的有些犹豫。



  “哦,那个和你合住的人?”我尽量表现的坦然。



  “嗯”



  “他喜欢花?买这么多?”



  “呵……是有点多……喜欢花的不是他……是我。”不知为何,一提到那个人,我就感觉到小A似乎有重重的心事。



  我是个外人,我也不认为他会与我分享什么心情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。



  “花挺漂亮,要是太多就送我点吧?我也种种去。”



  “可以啊,你多拿点去好了,我正愁没地方了。”听我这么说,他似乎很是开心,还热心的帮我把花装进袋子里好带回去。



  “呵……谢谢了。”



  等我们把所有能种的地方都种上了,天也终于黑透了,随着引擎的声音越来越近,我知道,M回来了。



  不会儿,车便停在了我们面前,这次我终于看清从车里走出的男子,他有着混血儿般立体的五官,英挺的样子似乎在我看到他的背时就感觉到了,很奇怪不是吗?身材也是南方人少有的高大,相比而言小A似乎更像地地道道的南方人。



  “这位是?”M看到我这个陌生人在他家院子,还是比较疑惑的。



  “几天前新搬来的,邻居。”小A介绍道。



  “哦,陈先生是吧?你好。”M很是友好,可他知道我的姓氏还是把我吓了一跳。



  “你好!嗯,我是姓陈,叫我小陈就好了。”



  “陈先生留下来吃饭好了。”M真的很友好!



  “不了,我还有事,还是谢谢了。那我先走了。”我也知道人家这是客套话,要真答应下来估计才尴尬。



  “嗯,有空来串门啊!”M没做过多挽留,又和我客套了声。



  “好。”



  回到家中的我依旧能听到院中那两人的话语。



  小A:你怎么知道人家名字?这么八卦了?



  M:你忘啦?几天前你自己和我说有人搬来了,我就去物业那去问了下。



  小A:啊?



  M:你说还以为被跟踪吓了一跳的那次,记起没?笨!



  小A:哎呦!你干嘛打我!看我踹死你!



  M:哎,我错了,我错了,我不是想把你打的更傻点好养你吗……



  小A:我叫你油嘴滑舌!说!都勾什么人去了?嗯?看我不家规处置!



  M:哈哈……家规就家规吧……对了,这花你都种了?瞧这院子跟只花母鸡似的!



  小A:靠!你有胆给老子再说一遍?小心我打的你断子绝孙!



  M:……



  小A:那个……



  他们似突然触到什么不能碰的隐讳,一下子沉默了下来。过了很久……



  M:我给你买了爱吃的菜,进去吧!



  小A:都九点了,傻子才现在煮饭!



  M:你就当我傻子好了,傻子也要煮给你吃,我知道你一定又没吃饭是吧?



  小A:你抱抱我吧。



  小A:哎呀!放开!快放开!你要勒死我啊!



  M:现在好点没?



  小A:……



  M:我亲你了。



  小A:……



  小A:干什么!嗯……唔……你这流氓!



  M:都说亲你了,谁叫你不说话。好了,我们进去吧……



  小A:我要吃满汉全席!



  M:好好好!把为夫宰了给你吃吧。



  小A:你还没猪肉贵呢,谁稀罕!



我叫什么,也许并不太重要,在这个故事里我充当的只是个叙事者,一个讲述着别人故事的路人甲,我姓陈,就代称我小陈吧。



  这年夏天,我被公司调到了杭州分部。对于杭州,我这个北方人有的印象可能真的只有那句”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的抽象画了。但当我坐了近一天的长途汽车下车,迎面而来的闷热的空气让我意识到,南方的夏天不比北方,最炎热时可以四十多度,而对于我这地地道道的北方人还真是有点吃不消。



  住处公司里的伙伴早已为我打点好了,一同事在杭州有套房子,他偶尔出差才来住下,平时都是空着落灰尘的,听我要来这,估计要呆的时间不短,大方的把这房子贡献出来了,我也乐得轻松。



  “花更少的钱住进一高级套房啊!”我打趣道。



  “嗨!什么啊!这房子就一点不好,我当初图清静,选了套离市区远的,估计省了你的房钱,这车钱也少不了!”



  听他这么说,我自然就想到了郊区,想远就远呗……总比没的好,去了才知道这哪是郊区啊?黄金地段啊!离市区是有点远,但交通是很方便的,而市区的吵闹又正好传不到这来。还真有点避世又避的不太彻底的感觉。



  同事的房子在一小区里,是套两层楼的小别墅,小区不是太引人注意,绿化却是很好。听同事说过这小区的房主基本不是和他差不多的出差族,就是炒房专业户,总之就是不大住人的,所以平日并不会有太多人。



  我落脚后,草草把这个我接下来的”家”打扫了遍。当时来时除了衣服和钱,什么也没带,估计要去超市大采购了。



  问了小区保安超市的位置,我边摸索边熟悉这里的环境,走出小区,路上稀稀拉拉的几个人,略觉得冷清。



  超市也不大,转个两圈就把要买的东西搜齐了,也许是来采购的人真的不多,所以那个打电话的男人这么容易的便引起了我的注意,当然,他的外貌也有很大原因。



  二十六岁左右的样子,应该小有事业,还是穿西装打领带,估计刚下班回来。有一张让人觉得很惹桃花债的脸,我不得不承认是张很漂亮的脸,如果不是这身正装,估计会让人认为是个搞艺术的。



  “吃什么?我在超市呢……哈,当然是我买你做啊!嗯……好,我就回来。”他轻笑着挂了电话,在蔬菜专区挑挑拣拣了一蓝子,往收银台走去。



  我自然而然便想到”家有娇妻”四个字,不觉有些自嘲自己快三十的人还没成家。



  我回过神,静静跟着站到他后头,排队付款。



  让我吃惊的是走出超市后,一路上我都不得不跟在这男人的后头,直到家门口。不是我跟踪人家,实在是……同路。



  “喂!你住着?”一直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回过头,指着我住的地方问道。



  “唉?嗯……我新搬来的。”我友善的对他微笑了下。



  “哦”,他指指对面的门,”我住那。”



  “那多关照啊!”



  “嗯……”他低低的应了声,似有心事般微低着头, “那我先进去了。”



  “好,再见。”



  在我转身进门时,隐约看到对门有人迎出来,接过小A(因为当时还不知道对方名字,就先来个代称吧)手里的袋子,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亲,还有那声充满笑意的



  “回来了?”



  那是一个低沉的……男人的声音……



第二章 二零零九年 九月 (下)



  那便是我与这隔壁邻居的初次会面,说不惊讶那是假的,却也并不太关心。



  隔天起来,因为要赶去市区的公交,我很是匆忙的打理好自己,出门时看到对门的他们。



  昨晚那隐约见到的男子此刻正站在门外,背对着我,低头对他面前的人说着话,六点的早晨,小区是那么安静,安静的让我听的到他们的对话。



  容许我先称呼那未现面的男士M。



  “领带还歪着呢,叫你早点起来了,这下赶死你!”



  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小A认真的表情,他整理这对面M的衣领,却在最后把M颈上的领带狠狠一系。



  “啊!你谋杀亲夫啊。”惨叫是真的,话却依旧带着笑意,连背后的我都能想像到此刻M脸上那洋溢着快乐的表情。



  “夫你个头!你还不快滚……迟到了可不要赖我。”



  “知道了。”



  这次我清楚的看到M亲吻了小A,然后钻进车里离开了,小A站在门口有点失神地望着,直到那车消失他才回过神,看到同样站在门口正望着他的我,他怔了下,但马上反应过来对我笑了笑。



  “上班啊。”



  “嗯。”

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



  “谢谢。”



  这是我们的第二次会面,场景总那么诡异,却又让我觉得是那么自然。我看的出小A知道我看到了什么,却似有意回避,和我这个陌生人也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,和气又疏远。



  好不容易等到一周的周六,却被通知加班,不情愿,只好奋力工作,提早下班。赶回到家时,虽然已经七点了,却还是亮的让人无法相信已经是夜晚了。果然是夏天。



  对门的邻居蹲在院子里倒腾着什么,围着个塑料围兜,头上还带着个帽子,手拿铲子这挖挖,那填填,他身边摆满了小盆的花。



  “你好!在种花?”我礼貌的打声招呼。



  小A抬起头,望见是我,笑了笑:”是啊。”



  看着他这农村打扮加上脸上的泥土,我忍不住笑了下。



  “我的样子很狼狈吧?”他抹了把汗,瞄了瞄自己的样子。



  “呵……干这活谁不这样啊,要我帮忙吗?”



  “唉?算了,帮我的话你这身上班服就不保了。”他指了指我的西装。



  “我去换件就好了,等我啊。”不等他拒绝我就跑回屋换了身衣服出来。



  我帮着他把花摆进盆里,帮他在院子里挖好坑。



  “这么多花你买的?”我好奇的问。



  “啊?哦……那个……他买的。”他回答的有些犹豫。



  “哦,那个和你合住的人?”我尽量表现的坦然。



  “嗯”



  “他喜欢花?买这么多?”



  “呵……是有点多……喜欢花的不是他……是我。”不知为何,一提到那个人,我就感觉到小A似乎有重重的心事。



  我是个外人,我也不认为他会与我分享什么心情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。



  “花挺漂亮,要是太多就送我点吧?我也种种去。”



  “可以啊,你多拿点去好了,我正愁没地方了。”听我这么说,他似乎很是开心,还热心的帮我把花装进袋子里好带回去。



  “呵……谢谢了。”



  等我们把所有能种的地方都种上了,天也终于黑透了,随着引擎的声音越来越近,我知道,M回来了。



  不会儿,车便停在了我们面前,这次我终于看清从车里走出的男子,他有着混血儿般立体的五官,英挺的样子似乎在我看到他的背时就感觉到了,很奇怪不是吗?身材也是南方人少有的高大,相比而言小A似乎更像地地道道的南方人。



  “这位是?”M看到我这个陌生人在他家院子,还是比较疑惑的。



  “几天前新搬来的,邻居。”小A介绍道。



  “哦,陈先生是吧?你好。”M很是友好,可他知道我的姓氏还是把我吓了一跳。



  “你好!嗯,我是姓陈,叫我小陈就好了。”



  “陈先生留下来吃饭好了。”M真的很友好!



  “不了,我还有事,还是谢谢了。那我先走了。”我也知道人家这是客套话,要真答应下来估计才尴尬。



  “嗯,有空来串门啊!”M没做过多挽留,又和我客套了声。



  “好。”



  回到家中的我依旧能听到院中那两人的话语。



  小A:你怎么知道人家名字?这么八卦了?



  M:你忘啦?几天前你自己和我说有人搬来了,我就去物业那去问了下。



  小A:啊?



  M:你说还以为被跟踪吓了一跳的那次,记起没?笨!



  小A:哎呦!你干嘛打我!看我踹死你!



  M:哎,我错了,我错了,我不是想把你打的更傻点好养你吗……



  小A:我叫你油嘴滑舌!说!都勾什么人去了?嗯?看我不家规处置!



  M:哈哈……家规就家规吧……对了,这花你都种了?瞧这院子跟只花母鸡似的!



  小A:靠!你有胆给老子再说一遍?小心我打的你断子绝孙!



  M:……



  小A:那个……



  他们似突然触到什么不能碰的隐讳,一下子沉默了下来。过了很久……



  M:我给你买了爱吃的菜,进去吧!



  小A:都九点了,傻子才现在煮饭!



  M:你就当我傻子好了,傻子也要煮给你吃,我知道你一定又没吃饭是吧?



  小A:你抱抱我吧。



  小A:哎呀!放开!快放开!你要勒死我啊!



  M:现在好点没?



  小A:……



  M:我亲你了。



  小A:……



  小A:干什么!嗯……唔……你这流氓!



  M:都说亲你了,谁叫你不说话。好了,我们进去吧……



  小A:我要吃满汉全席!



  M:好好好!把为夫宰了给你吃吧。



  小A:你还没猪肉贵呢,谁稀罕!



 
 

 版权所有 北京军中男模同志会所  2007-2012   技术支持:新同模板 管理
网址:http://www.junzhongnanmo.com  电话:15311919361  QQ:2502383123